香港六合彩赛马会官方网站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富士康三部曲:上市一年仍破发 工业富联的“虚与实”

2019-07-04 10:45:30 作者: 来源:新京报 浏?#26469;?#25968;: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摘要
【富士康三部曲:上市一年仍破发 工业富联的“虚与实”】复盘这一年,工业富联的业绩未能满足业界对工业互联网成长性的想象。在5G即将到来,物联网建设甚嚣尘上的大环境下,工业富联的工业互联网之路?#38382;?#33021;见成效?(新京报)

 

2019年7月3日,工业富联股价13.41元,与一年多前的发行价相比,仍处于破发状态。

作为“代工之王”富士康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工业富联在上市前曾表示将致力于提供以工业互联网为核心的产品设计、制造与服务技术,协助智能制造的产业转型,?#28304;?#36896;“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新生态。从一开始,富士康就将与网络设备、电信产品、服务器、存储器、手机机构件、精密工具制造和机器人相关的,其全资及控股的境内31家和境外29家子公司全部装入上市公司这个“大筐”,并通过绝对的股权控制对工业富联施加影响。招股书显示,留给其他股东的股权占比只有5.7770%。

不过上市一周年的股价走势显示,这条工业互联网之路尚未得到市场的认可。6月29日,工业富联举办了上市一周年论?#22330;?#24037;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表示,“我们开拓工业互联网,向平台转型,从制造业转型服务业。这些转型是长期的,还没?#24615;?#25105;们的营收利润上体现,所?#28304;?#23478;可能有点等不及。”

复盘这一年,工业富联的业绩未能满足业界对工业互联网成长性的想象。不过,通过引入外脑、建设团队、推新平台,工业富联在转型路上有了一些动作。在5G即将到来,物联网建设甚嚣尘上的大环境下,工业富联的工业互联网之路?#38382;?#33021;见成效?

“非?#34903;?#32618;” 股价破发,陈永正离开

工业富联上市,创下36天A股最快过会纪录。2018年6月8日,工业富联A股上市,发行价13.77元,当天上涨44%,达到19.62元。随后三个工作日工业富联连续大涨,一度达到26.08元的高点。

不过这也成为其股价的最高峰,4个月后工业富联首次跌破发行价,最低跌至10.99元。此后一路震荡,虽有反扑,但仍处于破发状态。

2018年10月底,工业富联突发公告宣布人事变动。公告称,陈永正因工作调动,申请辞去董事长、董事等职务,其所负责的公司相关工作已进行交接;董事会选举时任董事的李军旗出任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长,增补为战略决策委员会委员。

对于陈永正的离职说法不一。有熟悉工业富联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离职因个人原因。也有分析师表示,陈永正的离职有其他原因。

工业招股书曾披露,1956年出生的陈永正进入鸿海系公司前,曾在摩?#26032;?/span>拉、微软、NBA等公司工作,并在多家公司担任独立董事。1969年出生的李军旗则不同,其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获得机械工程博士学位,?#39029;?#26399;担任工业富联子公司基准精密(惠州)有限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是鸿海刀具业务的负责人。

陈永正担任董事长期间,工业富联股价跌破发行价13.77元,市值缩水超过50%。虽然领导层曾表示并不关注短期股价走势,但有着A股最快过会纪录的光环,工业富联的股价一直备受外界关注,而其上市主打的概念工业互联网又是富士康最重要的未来十年战略。陈永正因“非?#34903;?#32618;”而离开,成为多数受访者认可的原因。

就股价问题,李军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做出回应,“我虽然不擅长炒股,但也应该回应我们的股民。外界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十年前,代工也好,传统制造也好,没有看到我们这几年正在推动快速转型,比如说我们投资了夏普、诺基亚,向品牌转型,我们开拓工业互联网,向平台转型,从制造业转型服务业。这些转型是长期的,还没?#24615;?#25105;们的营收利润上体现。”

但对于短期内,李军旗表示,工业富联应该专注在自己的战略方向,专注在自己的核?#21215;?#26415;,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持久战,要有战略性的准备。对于上市的?#24247;模?#36825;与此前管理层所回应差异不大,也就是通过股权激励吸引和留住人才。

2019年一季度,工业富联启动了2.25亿份股权激励计划,涉及激励对象4000多名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员工。有券商分析师指出,这体现了公司管理层对于长期发展的信心和决心,有利于企业自身健康发展和长期经营团队的稳定。

  引入外脑工业富联“给蛋黄配上蛋白”

2018年9月,李杰成为了工业富联董事会副董事长及董事候选人。

2018年以前,身为美国?#21015;?#25552;那大学特聘讲座教授的李杰,同时还担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智能维护系统研究中心主任职务。此时李杰与鸿海和工业富联?#36127;?#27809;有联系。

2000年,李杰与全球85家国际公司针对工业大数据技术进行联合研发,陆续出版了数本著作。他在《工业大数据》一书中阐述的“煎蛋模型”最为外界所熟悉。所谓“煎蛋模型”,即一个核心的产品不仅是一种产品(蛋黄:产品本身),还有很多配套的服务(蛋白:服务衍生的价值)。李杰认为在产品差异不大的情况下,配套服务的差异才是制胜的关键。要给“蛋黄”配上“蛋白”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这一理论在随后几年不断丰富和完善。

就在李杰著书立说的同?#20445;?#24050;成为代工之王的富士康一直谋求改变主营低毛利的困境,作为这家公司的掌舵者曾想打造围绕生活场景提供的服务,也曾想通过品牌产品洗掉代工厂的痕迹,几次尝试都未能成功。

富士康的困境在于,空有数十年的经验和数据积累,却没有?#19994;?#26377;效的方法论输出。于是,富士康开始寻求外脑的帮助。

2018年1月,李杰受邀到富士康?#37096;巍?#39046;导层和约300名富士康工作人员坐在台下听讲。随后,李杰开始频繁造访富士康。

现任工业富联董事长的李军旗回忆,2017年3月,有一家急于推出新品抢占市场的智能手机厂商?#19994;?#23500;士康,要求将手机的外框由传统的铝合金变为不锈钢。当时切削加工不锈钢一直是这一领域的难题。

身兼高级技术顾问的李军旗接下了这个任务,他曾决定于全球排名前十的切削加工巨头?#25945;郑?#23547;找答案。但一个月后这些巨头们纷纷?#29260;?/p>

最终,李军旗依靠富士康内部团队在2017年7月?#19994;攪私?#20915;方案,保证了手机厂商在同年9月举办发布会。

李军旗日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年前,我们对工业互联网未来的发展方向实际上不是那?#36766;?#26970;,李教授(李杰)的加入,他的一系列模型?#25237;?#24180;经验与我们集团结合,确定了工业富联未来的发展方向、整体架构和核心基础。核心产品用在我们内部场景提升,通过内部实践不断?#28304;懟?#25913;进、完善,最终赋能其他公司。

2018年5月,媒体曾报道高铁建设难以解决刀具需求,而全球只有一家公司可以提供。李军旗告诉记者,看到这个消息后,工业富联把之前解决手机厂商的方案跨行业应用在了高铁遇到的问题上。不止如此,其在家用智能设备上的实践,也被应用在了智能钢铁产业维护上。

  再讲故事向中小制造业赋能

2019年6月底,工业富联上市一周年庆祝晚宴上,李军旗与李杰以及工业富联CEO郑弘孟以“铁三角”的形式亮相。

郑弘孟一直担任工业富联董事,而此前他曾是鸿海精密FG(云网科技服务)次集团的总经理。李军旗告诉记者,李杰负责理论研究,郑弘孟开拓主打市场,而他本人则把理论变成实践。

当业界不少人?#23395;?#24471;工业互联网概念股工业富联的故事缺乏后续动力的时候,这家上市一年的A股公司?#19994;?#20102;面向资本市场的新故事:成为中小制造业的赋能者。6月29日,工业富联对外发布了制造行业?#21697;?#21153;解决方案专业公?#24615;疲?#24182;宣布与30个规模和名气参差不齐的企业达成合作?#27493;?#29983;态。

问题是,工业富联目前尚无法成为一家?#30475;?#30340;“软件商”或者“方案平台服务商”,因为它需要低毛利的“硬件业务”满足上市对业绩增长的要求。

3月29日,工业富联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营业总收入约为4153.78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增长约17.5%。财报按照通信网络设备、?#21697;?#21153;设备,以及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对业务进行披露,三者累计收入占总收入的99.4%,工业富联没?#20449;?#38706;工业互联网的营收。同?#20445;?#36825;三大业务毛利率均比2017年下?#25285;?#20854;中精密工具和机器人更是大幅缩减?#31169;?7个百?#20540;恪?/p>

目前工业富联市值距上市首日已缩水三分之一。?#28304;耍?#19968;位参加了工业富联上述产品发布的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工业富联要想提高市值,改变现状,就必须?#19994;?#21487;以对营收增长或毛利增长有潜力的业务。

6月29日,工业富联发布了核?#21215;?#26415;雾小脑,实现数据互联互通,并运用模?#36864;?#27861;实现智能预测,做到工厂的智能化,成功打造全球首个工具行业离散制造、熄灯生产的无忧工厂,被世界经济论坛列入全球十六家制造业?#25169;?#24037;厂成员之一。其?#38382;?#24037;业互联网平台——FiiCloud?#30772;?#21488;,打造对外输出解决制造行业中专业问题为核心、开箱即用的解决方案——专业云,致力让客户在没有浪费的环境中提高质量、降低成本和加速交付。第三则是基于切割加工这一核?#21215;?#26415;,工业富联自主研发了高铁钢轨智能铣刀,打破了国外长期垄?#32454;止?#38115;磨车关键核心部件的局面。

显然,这个新故事打动了券商和机构投资者。7月1日,工业富联上述发布后的第一个A股交易日,午后涨幅扩大,一个小时内迅速触及涨停。多?#19968;?#26500;当日主力买入,其中买一席位申万宏源证券上海闵行区东川路营业部买入1.43亿元;买三席位出现机?#32929;?#24433;,买入6295万元。但问题是,这个涨停的余波能够?#20013;?#22810;久?

  转型进展新案例基本为富士康旗下工厂

一年前的股东大会上,郑弘?#26174;?#23459;布,富士康各地工厂开始实施智能制造及工业互联网改造。一年后上市周年高峰论坛上,李杰透露,工业富联的应用场域拥有超过1800条表面贴装技术产线、17.5万台CNC机床、超过8万台工业机器人、5000多种测量监测设备。

工业富联集中?#25925;?#20102;“雾小脑”和FiiCloud?#30772;?#21488;,?#28304;?#23545;外输出针对制造专业问题为核心的解决方案专业云。李军旗表示其解决方案将针对中小企业的痛点,而不同于其他工业?#30772;?#21488;厂商提供广泛的平台产品。

以刀具专业云为例,工业富联称,可帮助企业将产品良率从89%提升至99%,物料成本降低5%,维修成本降低10%。与之类似的,工业富联?#22266;?#20379;了模具云、CNC?#39057;?#22810;个专业云。

一位工业富联的工程师告诉记者,目前工业富联对外介绍的案例基本为富士康旗下的工厂,其彼此之间也会进行商业核算。

打包出售的不只是技术本身,工业富联还想要出售更多的服务。在面向潜在顾客的一个展览中,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工业富联通过一个平台为客户提供零部件采购以及金融和法律服务。在内部看来,这是一个边缘业务,但一位参观者告诉记者,这意味着,工业富联希望覆盖整个流程。

一位熟悉工业富联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早期富士康希望将工业富联公司定位为软件平台,并不包含制造部门,但是其在与上市主管机构沟通?#20445;?#21518;者要求其加入更多的“硬”业务,以使得其上市主体的财务指标满足A股上市的要求。

但就目前来说,工业富联今天定位的两个柱子分别是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而资产业务板块包括云网端和工业机器人。李军旗告诉记者,“这个是完全按国内A股上市公司的要求做科学的管理,在整个集团(?#36127;?#28023;)的定位是智能制造,我们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形成了一套管理机制”。

对于之前的诸多业务板块装筐的现象,李军旗表示,“资产和业务的重新组合,实现了我们的战略转型的目标”,“工业互联网公司有很多种模式,但都不能说是非常成功的,大家都还在探索,有的是从软件平台、消费互联网开始,我们从传统制造,到精密制造,?#34903;?#33021;制造的体系在这个基础上,走的模式应该跟其他的企业不太一样,把这个模式走通了以后就可以做跨领域,跨行业的服务”。

5G东风鸿海高层的信任能到?#38382;保?/strong>

7月1日,鸿海(富士康)董事长职务发生了变化,刘扬伟接任。公司日常运营也变更为由9人组成的经营委员会,而审批则由6人组成的董事会。根据披露的名单,李杰因负责大数据和AIoT进入经管委员会,他还担任了鸿海的副董事长。

多位工业富联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工业富联的盘子正在不断扩大。记者?#31169;?#21040;,目前担任工业富联首席数据官的刘宗长曾经是李杰的博士生,并担任助理研究员的岗位;担任工业富联?#25169;?#23398;院副院长的孙可意则同时肩负了在美国威斯康星州的业务。

2017年,鸿海曾宣布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投资设厂。工业富联在美国的业务?#27493;?#22352;落在这一园区,并?#31227;?#24050;经开始招聘当地员工。

工业富联正在猛踩油门。李军旗表示,过去一年最大的收获是战略方向更加明确、清晰。郑弘孟表示:“5G在2020年的下半年开始会有大的爆发,接下来三年5G对业务的带动,我们会有比较乐观的预期。”他表示,公司接下来几个月都会?#34892;?#30340;5G产品发布。

李军旗将5G的商?#27809;?#27604;作修信息化高速公路,“在修高速公路的过程中,我们有很大的机会。信息化的高速公路修好了以后,在上面要跑什么样的?#25285;康?#19968;?#22659;?#23601;是工业互联网。”

一个参与买入操作的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工业富联目前的问题是,2018年工业互联网号称有几十亿的营收?#27605;祝?#20294;其实质没有办法计算,因为对内?#27605;?#21482;是左右腾挪。

该分析师称,“从这个角度来看,当?#23736;?#24037;业富联的估值缺少解决方案的成分”,“下半年如果能够确立标杆的合作伙伴,同时可?#28304;?#21160;收入规模的提升,那么才有可能会被外界重估价值”。

券商中金公司研报显示,随着工业互联网在工业富联内部大范围铺开,预期2019年的费用?#24335;?#20174;2018年的3.8%?#20013;?#19979;降到3.6%,为工业富联带来10亿元的费?#23186;讜迹?#32422;增厚营业利润5%。工业富联将受益于未来的5-10年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机遇期,但最大的风险则是,工业互联网发展进程不及预期。

一位熟悉鸿海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李杰对鸿海集团而言,目前是转型工业互联网的理论“布道师”,但问题是鸿海高层对他的信任能够到几时。上一任布道师是如今创新工场的创办者李开复,而他已经不再担任鸿海集团的独立董事。

(文章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香港六合彩赛马会官方网站